health01

星期六飛回花蓮做健康檢查,七點的飛機,六點半check in,一個小時的車程,所以我4:50am就起床了!(但其實...先起床的是布魯斯和媽咪,我是最晚起床的XD)

我喜歡從容不迫的感覺,討厭急急忙忙來不及的感覺,我想慈濟的師姑們一定有聽到我的心聲,所以才會讓我們六點前就到機場,劃位完也才5:50AM,這時間也太充裕了吧!

 

飛機比我想像還要...擁擠,還好我人矮腿短,這樣的狹小空間完全沒有造成我的困擾。

衝上雲層的那瞬間,我看見久違的太陽,還有美麗的雲層。快要到花蓮的時候,告別了雲層,看見了一大片深藍色帶著白色點點,我和布魯斯非常困惑那是什麼,還在猜測是不是積雪,過了五分鐘後,離這片深藍色越來越近後,我突然驚醒那是海啊!』,到底我們兩個剛剛怎麼會猜成雪呢?真傻。

health02

健康檢查其實很簡單,抽了四管血液,測了凝血功能(當天還有另外一位捐贈者,是男性運動員,原本我以為他的凝血會比較快,沒想到我竟然比他快,好奇妙!),心電圖和胸部X光,檢查的項目不多。還賺到一餐素食的早餐,慈濟醫院裡面的早餐還蠻好吃的!

接著看心臟科醫生和小兒科醫生(聽起來他是負責骨捐的醫生),心臟科醫生很快速看完診,但很冷漠,小兒科醫生很仔細的講解,但或許是我之前已經先問過帶我的師姑,所以問題少很多。原本預計十一點半結束,沒想到我們十點多就結束,開始花蓮的放鬆之旅了。

 

這次比較困惑的是,我以前抽血都不會瘀青,星期六抽完血竟然大瘀青!是那種就算不動,我都感受到疼痛,這太奇妙了,因為以前都不會這樣,不知道是他的技術不好,還是我抽完沒有壓的關係。

 

骨捐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,雖然骨髓資料庫建置這麼久,可是也只配對到二千多例(不知道是不是我聽錯),在茫茫人海中,能找到與自己相配的骨髓真的是很困難與神奇。

以前骨捐只有抽骨髓這個方式,後來才從國外引進抽幹細胞周邊血的方式。但每種方法各有他的利弊,以周邊血而言,因為他要打生長激素,這是屬於外來的,如果是有計畫要懷孕的女生,這方式就比較有其風險。選擇抽周邊血這方式,人的一生只能一次,因為怕打太多生長激素,會誘發癌症(但目前未有這樣的例子,每位捐周邊血的骨捐者,會接受十年的追蹤調查),但如果是其他的方式,則沒有這樣的限制。

周邊血的方式是抽出血液,經過機器取出幹細胞後,再把其他的血液流回體內還給你,所以沒有什麼損失。抽出的血液會依我的體重計算,並不會造成我身體的負擔。如果第一天抽出的幹細胞不夠,第二天會再抽一次,但最多抽到中午十二點,不管有沒有達到理想的量數。醫生一直強調,病人不會因為我抽的多或少,而造成太大的影響,病人還須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。

如果真的要捐骨髓,就不能後悔!健康檢查前都有反悔的機會,但一旦確定要捐就不能後悔,因為病人在接受骨髓的前一個月左右,會做殲滅治療,如果反悔捐贈骨髓,病人會有死亡的威脅。




-------以上,是我的健檢心得;以下,是我的慈濟心得----------------

其實慈濟應該是很善心的單位,但好事很容易因為人而毀掉,慈濟就是這樣。

慈濟所聚集了百種人,有像板橋聯絡我的師姑比較急躁的人,也有像載我去機場溫柔的師姑,也有像慈濟醫院負責我這Case的細心男生。說穿了,溫柔跟細心的慈濟人,會替慈濟加很多分,但那些大剌剌或是急躁的慈濟人,會毀掉慈濟。

慈濟人對慈濟人是很有愛心的,在機場經由師姑們的介紹下,我們得到慈濟人的保護,也得到了一個貴鬆鬆但好吃的素食麵包,不知道她們的愛心是不是像這樣的僅限於慈濟的相關人士呢?

 

但如果我是病人,我一定會很感謝慈濟的骨髓中心和聯絡骨捐者吧!

 

--------------心情----------------

幸好那天陪我去健檢的是布魯斯,不是媽咪。在布魯斯面前可以很膽小,可以很懦弱;但在媽咪面前卻想要裝鎮定,想要假裝我不怕。

飛機起落架時,進入醫院抽血時,吃早餐和師姑討論的時候,進到診療間和醫師談話的時候,我其實都很膽小,很害怕,只是有人陪著減少了害怕感,多了安心感,知道出事也有人陪著我,知道有人比我更關心捐骨髓這件事情,知道有人能想出比我更多的問題,知道有人在身旁真的很安心。

 

我真的很像小孩子,到現在我還不敢看著針插入皮膚的那瞬間,永遠要把頭撇到一旁去。

哦~對了,這次還有收穫是....我上次上吐下瀉真的有瘦,哈!

 

 

 

.健檢大概要7-10天才會確定我是否可以捐贈
               後續就再等通知了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eatherine 的頭像
featherine

空氣,蒸發悲傷,只留快樂

feather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