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過這麼久,現在我可以說說這陣子的感覺了。


你問我當初抽血當基因庫的動力,我真的說不出所以然來,但我猜我當初一定沒有很強烈要救人的意願,等到真的遇到時,才知道看似只會發生在電視裡非親屬間的骨髓捐贈是真的會發生的。我非常慶幸自己還可以幫助另外一個人。

 

整個捐髓過程中,前前後後我和針筒相愛了12次,但到現在我還不敢看針刺入皮膚的那瞬間(笑)。打生長激素只有第一天很不適應,第二天之後我已經習慣這樣的身體和痠痛。收集的過程,第一天除了扎針不愉快外,收集過程是舒服的。如果我身體狀況好一點,或是體重多一點,也許我就不用挨第二天的苦,但也是因為經歷第二天後,我才知道第一天是多麼的愉快(笑)。



捐髓完,身上的傷口很小,只有兩個小小的扎針的地方,但一個星期不能拿重物,也不能扭毛巾,也沒有辦法自然的把手垂放,我只好假裝我的手綁了三角巾般的抬起;晚上睡覺要把左手墊高於心臟,所以我捨棄了側睡。

嚴格來說,我只有第一天手的角度不對時會刺痛,之後的幾天都是不舒服,但不會刺痛了。原本以為有慣用手(右手)的存在應該會好一點,但沒想到失去左手也是如此的不方便,不知道獨臂或失去雙手的人,要花多少時間適應?

 

雖然說我的工作不太需要搬到重物,但必須不斷的打字,我原本以為沒有什麼關係,畢竟捐髓完我在家也當了四天的貴婦,但上班第一天我就知道苦了。

整體而言,我差不多花了一個星期才恢復正常,雖然現在某些動作(例如:讓手掌和手臂呈現90度)還是會感覺到不舒服,但已經快接進正常了。我想這應該是因為我工作用到手腕的地方很多,再加上我一開始傻傻的用冰敷,所以才復原的很慢。



如果你問我,會不會勸朋友去捐骨髓,我想我的答案是肯定的!

我記得我的高中同學,她也是重症病患者(我不知道她得的是什麼病),就算她能讀書,就算她的狀況有好轉過,但他也經歷過了開刀、化療、大大小小的治療,我不知道為什麼她永遠都可以露出笑容,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可以這麼堅強面對這一切,更不知道家人要如何陪著她度過這些日子。最後一次看到她時,她是坐在輪椅上的,看著她的笑容,總覺得自己很幸福,而她很勇敢。

失去健康的白血病患者,喪失親人間捐髓的可能性,唯一的希望放在你的身上,或許沒有辦法確定她會不會排斥,也沒有辦法知道她是不是會重獲健康,但至少可以給他希望和未來。如果我的一份小小小小血液,可以讓這樣的重症患者解脫,讓她們可以露出真正的笑靨,為什麼不去做呢?

 

從頭到尾,我所受的不舒服沒有超過一個月,所以...如果你的身體是健康的,如果你看了我的捐髓過程沒有太害怕,那可以試著去看慈濟什麼時候有基因庫的募集,去試試看這個世界上是不是有人需要你的幫忙。如果沒有需要你的幫忙,或許該慶幸,那些曾經和我有過因緣的人,這輩子都健康的活著!

 


總結這一長串的過程:

(民國92年)抽10cc的血當做骨髓資料庫的一員(不需要健康檢查,只要沒有特殊疾病即可)→放入資料庫等待配對。

配對到→抽10cc的血再確認(99/9)→花蓮健康檢查(當天來回,坐飛機~~)→安排捐贈時間→抽10cc的血確認打生長激素的劑量→打生長激素(前四劑在台北,第五劑在花蓮)→花蓮捐贈(100/3,除了花蓮,嘉義大林慈濟醫院也有在做,台北新店慈濟醫院正在擴充設施中)

而據說一份10cc的血要變成資料,需要花費一萬元,所以如果不是真的敢捐的人,還是不要去浪費這經費吧!

創作者介紹

空氣,蒸發悲傷,只留快樂

feather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blues
  • 看完還是覺得妳真的很偉大,雖然說起來輕描淡寫,
    但一路走來也承受很多心理壓力跟身體不適,
    只願受贈者順利康復,你的付出終有價值。
  • 噗~該慶幸的是我的身體沒有很糟糕,不然我也沒有這種經歷
    就像我同事對生產的輕描淡寫,我想那種的是一種『就是這樣』的感覺

    featherine 於 2011/04/14 13:42 回覆

  • Mincy
  • 小佩妳真偉大!
    那麼嬌小的軀體!真難想像!
    要好好休養喔!
    真的是...雖然妳做得很棒...但還是很捨不得妳受苦...>"<
  • 沒事的~
    也沒有受太多苦啊! :)

    featherine 於 2011/04/25 09:40 回覆

  • mybmdway
  • 您好!
    因為尋找骨髓捐贈資訊到您這裡。
    請問您的骨髓捐贈心得可以讓我轉載嗎?
    我的 blog 是
    http://mybmdway.pixnet.net/blog
    祝福您,也祝福那位受髓者。
  • 不好意思,這系列文章中有我私人的情緒,不方便公佈在您的blog
    非常抱歉。

    featherine 於 2011/04/26 10:26 回覆

  • mybmdway
  • 個人認為適度的回饋給相關的委員,可以讓他們在下次的陪伴過程中更完善。
    我相信他們也有這種雅量。
    不過,如果您認為不妥,我想也不便勉強。
    相信您的朋友們,也因著您的心得分享而更了解骨髓捐贈。
    祝福您,也祝福那位受髓者。
  • 謝謝您的體恤。

    倒也不是相關委員做的不夠好,而是很多事情是很主觀的,所以也不用讓她們知道,畢竟她們也很辛苦!

    featherine 於 2011/04/26 14:5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