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ul 19 Sun 2015 23:51
  • 百日

看著新聞訪問,醫師張鉦隆表示,鎮靜藥打下去管子插下去,你會不會醒,連醫生都不知道,所以在插管前醫生都會問病人,「有甚麼要向家人告別的,有甚麼要向伴侶交待的,或者對治療有甚麼想法的,都要趕快說。」(http://n.yam.com/nownews/society/20150717/20150717160900.html)

 

突然想到前幾天媽媽說,哥哥插管後,醫生沒有說哥哥已經昏迷了,讓我們一直以為是打鎮靜使他睡覺。

又想到哥哥要插管的時候,姐姐的朋友說,那是因為她們技術不好,才會讓哥哥出血逼不得已要插管。

 

不知道哥哥當初是否已經準備好要離開了?
如果讓哥哥跟我們告別,他會說的出來嗎?

我記得哥哥要我們握住他的手,這是不是哥哥告別的方式呢?

 

媽媽總問我有沒有夢到哥哥,但....如果我們現在還夢到哥哥,是不是代表他還沒走遠呢?還沒辦法脫離痛苦呢?

 

看著堆積如山的元寶,媽媽總說沒辦法兒子就一個,多做一點給他。我喜歡把哥哥的名字蓋在『樂』的旁邊,希望他收到時是快樂的;我喜歡看著電視笑笑的摺元寶,希望他收到時能感受到快樂。但他究竟能不能收到,還是只貢獻給空氣污染呢?誰也不會知道。

 

 

 

 

brother  

我們家有一個月曆的時間靜止了,無法前進,也無法後退,只是把離開的日子圈起來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空氣,蒸發悲傷,只留快樂

feather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蔣
  • (抱)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